科    普

营养源分会

信息化

生物医药分会

成果库

    会  刊
 
 当前所在位置:中高会首页 〉〉学会要闻

 

 

 新疆首届“陆海统筹、海水西调高峰论坛”概况及社会反映

 

一、 新疆首届论坛基本情况

2010115日,在乌鲁木齐市召开的新疆首届“陆海统筹、海水西调高峰论坛”,是由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发展研究中心、中国高科技产业化研究会海洋分会、新疆财经大学、新疆日报社、东西部(中国)经济研究院,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哈密地区发改委、内蒙古锡林郭勒盟发改委、新疆鹏远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和新疆中正仁和集团等联合举办,由新疆东西部管理 咨询有限公司承办。出席论坛的有有关省、市、自治区主管部门的领导,有关院校、企事业单位的专家、学者、企业家和媒体记者等120余人。

在大会上发言的有中国高科技产业化研究会海洋分会常务副理事长、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副总工程师曾恒一院士,他做了《陆海统筹的海水西调事业,将使新疆等西北干旱地区经济腾飞》的主题演讲。他讲了四个问题“第一,内蒙古、新疆等西北地区干旱缺水、沙尘暴问题亟待解决;第二,海水西调、陆海统筹战略设想是根治西北地区干旱缺水的良策;第三,‘引渤济锡’示范工程大大推动了海水西调事业;第四,发展合作加快推进海水西调事业。他在演讲强调指出‘海水西调’战略项目一定要坚持“政府主导,总体规划,对口支援。”的要求行事,他的演讲最后并代表中国高科技产业化研究会海洋分会表示,愿为这一伟大事业的实现,发挥好学术团体的桥梁服务和配合作用,做好一块铺路石。

内蒙古锡林浩特泓元海水淡化公司董事长王秀顺做了《海水淡化循环经济产业项目》的演讲并放了录像,生动形象的介绍了引渤济锡项目的进展情况。接着中国铁建公司高 勇高工、中国水利水电科学设计研究院杨开林主任,针对王董事长讲的《海水淡化循环经济产业项目》的输水隧道工程,输水路线作了补充说明。他们对项目工程情况的介绍,使与会代表很受鼓舞。接着内蒙古锡盟引海水淡化循环经济产业项目前期工作推进领导小组办公室赵 平副主任,做了《破解我国发展瓶颈的战略工程——海水西送》的演讲;西安交通大学教授霍有光,做了《新疆、河西走廊与澳大利亚中部干旱平原的地貌气象对比及海水西调》的演讲;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发展研究中心李新娥处长,做了关于将《陆海统筹,海水西调工程列入国家‘十二五’规划建议》的演讲;新疆鹏远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总裁吴循,做了《玻璃钢管在海水西调工程的应用》的演讲等。

论坛期间,参会代表、嘉宾和媒体记者进行了互动交流,畅谈海水西调新疆可行性和政府主导作用、引入市场机制等问题。

会议最后,由中国高科技产业化研究会海洋分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张宝印,代表新疆高峰论坛组委会做了大会总结发言。张宝印总结说:“陆海统筹、海水西调高峰论坛”在各有关方面的热诚支持下,在主办方的积极努力下,在与会代表积极参与下,在新闻媒体的积极帮助下,论坛完成了预定任务、取得了圆满成功。张宝印总结讲话中还特别提到,去年,新疆东西部经济研究院唐立久院长和崔保新副院长出版的《掀起你的盖头来——发现新疆》一书,表达了新疆人对母亲的深情,为解决新疆水资源困境做出了尝试性的探讨,为“海水西调引渤济新”而呐喊。今天,又积极联合各界人士举办“陆海统筹 海水西调”高峰论坛,这种锲而不舍,为新疆人民谋幸福的精神和表现值得敬佩。

张宝印秘书长在会上发言:我们这个会议可以说是响应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张春贤书记的号召,为新疆跨越式科学发展、要后发赶超的部署,破解新疆发展难题的建言献策。缺水是新疆发展的最大难题。我们讨论建议用东调渤海海水,来解决新疆发展缺水的最大难题,在当前看不失为良策贯彻17届五中全会精神,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大力发展循环经济,加强生态保护,增强可持续发展能力,实现经济社会又好又快的发展, 都将起到重要的积极作用。

二、新疆论坛的收获和建议

1、本届新疆高峰论坛的举办就是重要成果。新疆是海水西调设想的主要调水地区,没有新疆的积极性和主动参与,海水西调事业是不可能实现的。新疆地大物博,在我国有着重要的地缘政治、民族文化、自然资源和生态环境的特殊价值和地位。而新疆的最大难题是缺水。有水,新疆就是人间天堂;无水,新疆就是戈壁荒漠。所以,新疆的发展要解决缺水难题,必然会接受“海水西调”战略设想。这就需要向新疆人民宣传,本届高峰论坛就是做这件事,而且,由新疆人联合全国学会和有关单位在新疆举办,就说明新疆人的关注和认可,也标志在海水西调的关键地区新疆动起来了,这是很鼓舞人的,必将大大促进“海水西调”事业的发展。

2、本届论坛使海水西调新疆战略得到广泛关注。关于海水西调设想,我们开展学术交流、宣传、研究的桥梁服务学术活动多年了,从来没有受到社会如此广泛的关注。这是次因为国内外人们一向关注新疆,关注新疆的发展,当然也关注新疆的缺水问题的解决。这次新疆论坛讨论要调渤海水解决缺水难题,当然会引起新疆和全国甚至世界的关注。由于人们的视野不同,看问题的角度不同,就有不同的态度,这无关紧要。只要大家都关注了,引起人们对这件事重视了,就会促使对这个问题的研究和解决。所以说这是论坛举办的又一重要收获,也必将推动海水西调事业更快发展。

3、推动海水西调战略研究纳入十二五规划。一个战略、一个项目、一项工程、一项重大研究课题,能列入国家规划很重要。我们一直在争取把海水西调可行性研究课题能列入国家计划。本届高峰论坛不少人提出这样的建议,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发展研究中心李新娥处长,为此专题做了关于将《陆海统筹,海水西调工程列入国家‘十二五’规划建议》的演讲。所以,有本届论坛参与单位的积极努力,大大增加了把海水西调新疆可行性研究课题列入国家十二五规划的可能性。

4、建议本届论坛参与单位加强合作。这届新疆高峰论坛,虽然是过去多次这样的学术会议中的一次,但是由于有好多单位参与,而且好几个新疆单位参与,大大增强了本届论坛的广泛性、重要性。推进海水西调战略项目,不是一个单位、一个省、市,所能办到的,必须发展广泛的合作。所以,与会代表们倡议,希望中国高科技产业化研究会海洋分会、新疆东西部(中国)经济研究院积极主动发挥桥梁服务作用,联络政府有关部门及企事业单位,加强合作、举行多种学术交流、探讨和发展合作的会议,邀请更多政界、学术界、产业界人士出席,研究形成“政府主导、总体规划、对口支援”的合作氛围,共同推进“引渤济锡”、“引渤济新”的海水西调新疆的事业更快发展。让横卧祖国北方的海水西调新疆的调水路线巨龙,能早日起飞带动新疆、西北、华北、环渤海以及全国的经济腾飞  

三、新疆会议的社会反映及应对

我们虽然较早研究和宣传学者们海水西调新疆的战略设想,但是,由于关注实际不够、没有注意新疆的发动,所以 社会影响不大。这次新疆首届“陆海统筹 海水西调高峰论坛”的举办之所以比以往引起了广泛的社会关注,首先是由于人们对海水西调新疆战略重要性的认识和人们热爱新疆、建设新疆的爱国心情,加之新疆朋友的主动策划和各主办方的积极工作,还有我们新闻媒体的宣传报道。

我们要感谢社会各界的关注和鼓励,感谢新闻媒体的帮助。对海水西调、引渤入疆战略设想的反应有说好的如引渤入疆改造干旱,楼兰胜景再现可期,有怀疑的如海水西调:现实与科幻有多远?有说不好的如说是灾难性的、无法想象的、劳民伤财的。反应不一、怀疑和反对的较多,也是意料中的。但是自1116日以后出现突然的强烈反对的转向,确实出乎我们的意料。面对这种形势,有提出要纠正舆论导向,也有提出不要管它,我们干我们的。为此,1217日中高会海洋分会召开了理事长工作会议,由常务副理事长曾恒一院士主持,专门研究了新疆会议引起的社会反响及应对的问题。大家一致意见认为社会广泛关注是好事,对社会鼓励我要感谢,对有些新闻媒体出于某种需要登载一些不实之词以及一些人无端的批评指责,我们应该冷静思考,正确对待。回答公众质疑,不要以团体名义,可以请专家、学者个人写文章发表看法、介绍他们的研究成果、回答网友一些质疑。与会同志还认为,已进行的工作,也不要受干扰,该干什么还干什么,要把明年的工作筹划好,进一步做好学术团体份内的桥梁服务工作。

 

附:陈昌礼的文章供参阅

                   陈昌礼对海水西调质疑的回应

 

    陈昌礼:海水西调是一项百年工程,它的投资大,效益更大;这项大量调水的工程要形成共识还需20年;如若不做,50年后,子孙会骂我们这一代人眼光短浅。

 

  201011月,新疆会议以后,上上下下纷纷议论。其中网民60%表示质疑,40%表示赞成和鼓励。我要感谢这些网民对国家大事的关心程度。其中有四位权威人士表示质疑,我想就这四位权威人士的质疑作出必要的答疑。

  这些权威人士都很忙,忙于参加会议,参加评审会,带研究生,出国考察等,没有时间看资料,更没有时间看十年前已经发黄的杂志。其实,权威人士提出的质疑问题,我早在2001年的中国工程院院刊《中国工程科学》杂志上已有说明(参考文献1)。现在不妨简要回顾十年前的论述。

  质疑1:假设调运1000亿吨海水,海水含盐量为3%,就将产生30亿吨盐,而如何处置这些盐会是一个巨大的问题,因为新疆很多土地目前盐碱化已经很严重。

  答:这个问题我在2002年为了回答水利部因盐水失衡而退回全国政协提案后,在2003年《中国工程科学》杂志第3期和第10期上已经有详细说明(参考文献2,3)

  1.北线调水线路是经过北纬42度线,全部是干枯的盐湖,这些干枯的盐湖是沙尘暴的源泉,引入海水目的是以海水代替淡水,镇压沙尘源。北线基本上没有盐碱化问题,进入新疆也是走的干盐湖,马纳斯湖、艾比湖(该湖周围是名列第二的盐类沙尘源,又地处阿拉山风口)、艾丁湖、罗布泊(南疆是大沙尘源,见日本九州大学教授发表的美国气象卫星图像,参考文献5)等,基本不会给新疆带来盐碱化问题。

  2. 海水结晶与泥沙沉淀在物理学上是完全不同的机理。泥沙沉淀是当河面展宽、水流速降低时泥沙就沉淀;而盐类的结晶则是当某种盐类浓度达到结晶临界点才会结晶,例如钾盐总在最后结晶。因此,在长达5000公里的河湖系统是不会结晶的,因为河水不断流动,最后海水流到三个尾闾即:即北疆的艾比湖、东疆的艾丁湖、南疆的罗布泊。在这三个尾闾,几千年内还在扩大面积。等到几万年,浓度达到艾比湖和以色列的死海浓度也不会结晶。

  质疑2:通过“引渤济疆”来影响气候的设想在气象学上是根本说不通的。气象学上,形成江水要满足三个条件而有水汽只是其中之一,况且依靠调运海水形成的蒸发量可以说微乎其微,不足以对当地的水汽形成有力补充,再加上大气具有流动性,产生的水汽会移动到其他地方,所以不可能带来很多的局地降水。

  答:这个问题正好碰到我的方案的核心。我之所以提出海水西调,就是鉴于我国具有的另外两个有利条件:即西风带,向西开口的八字形高山冷凝系统。

  地处沙漠腹地的伊犁盆地之所以降水量特别丰富,就因为它具有三个有利条件:西风带,向西开口的八字形高山冷凝系统,还有大西洋及欧亚水汽源,在西风带的推动下,进入由南北天山夹持的向西开口的八字形伊犁盆地增加降雨。我国西北就有大大小小的许多向西开口的八字形高山冷凝系统:例如,天山-阿尔泰山,祁连山-贺兰山,阴山·燕山-大兴安岭南段等标准的向西开口的八字形高山冷凝系统。最大的要算柴达木盆地,它的南面有昆仑山,北面有祁连山系统(祁连山有许多向西开口的八字形高山冷凝系统,其中党河就是一条流向敦煌的河流,一旦恢复过去的流量,敦煌月牙泉就不会干枯了),后座有海拔6200米的高山阻挡水汽东逸而降雨。最小的要算甘肃北山-福布赖特山构成的小型向西开口的八字形山地冷凝系统,海拔只有300-500米,可是就是这个山凹里,养活了阿拉善右旗旗府2.5万人,可以说是奇迹。

  因此,我在2001年第一篇论文中说:为什么撒哈拉靠大西洋而基本无雨,就是因为撒哈拉没有高山冷凝系统。我国具有这样的优越地形条件,人们看不到,不利用,不要白了少年头,空悲泣!况且,第一期调水2000亿方-3000亿方/年,形成长5000公里,面积达10 万平方公里的河湖系统(参考文献1)。调水目标是恢复汉时代的湿地面积。第二期调水10000亿方/年,使罗布泊水面面积扩大至7万平方公里(罗布泊周围海拔1000米所圈的面积约7万平方公里)。这个问题下面还有专门讨论。

  质疑3:大量抽取渤海的海水,渤海的水量将从黄海补充,而黄海海水的盐分比渤海高。这样一来,势必给渤海海水的整个生态带来灾难性影响。那么多的海水调过去,渤海和新疆的生态最重终都会恶化。

  答:海水西调一大功能就是促进渤海海水大循环。渤海污染严重,几成死海了,而渤海海水循环一次要200-1000年。因此海水西调重要的生态效益是还给渤海以生命。至于含盐度高就是生态恶化,这么说的话,难道黄海就是一个生态恶化的海洋?渤海增加含盐度也是一个缓慢的过程。在黄河、海河、栾河、辽河的入海口,含盐度会保持基本不变。含盐度增高也只是从黄海进入渤海的入口至西北提水口的通道增高。通道两侧含盐度由于四周河流淡水补充不会增高太多。(参考文献1)

  质疑4:新疆用水应当以节水为主,农业用水达95%引渤济疆会给新疆带来生态恶化。吐哈盆地和塔里木盆地应立足当地水资源,跨流域调水方案成本过高,经济上不可行。在新疆水资源配置利用方面,应从粗放型传统灌溉农业转变为集约型现代灌溉农业,建设节水、防污型社会,实现水资源的可持续利用。

  答:干旱地区应当采用节水型,这是一个普遍真理。

  去年中央新疆工作会议指出,要大力发展新疆经济。难道新疆就靠棉花、吐鲁番的葡萄、哈密的瓜?新疆有全国储量第一的煤田资源,现在30几个能源公司进入新疆,新疆划分为四个煤炭开发基地,吐哈盆地煤电、准东煤油基地、伊犁煤化工、南疆煤油化工基地。煤电、化工才是新疆的经济发展的顶梁柱。吐哈盆地坎儿井的水即使不种葡萄也不够用,况且吐哈盆地也没有太多的地下水可利用;不引渤海之水如何利用吐哈盆地的能源?如果吐哈盆地只能用于农业,那么吐哈盆地的能源就不能开发,如果有这样的报告,就是与中央的精神不符,是不是应该修改?

参考文献:

  1. 陈昌礼:海水西调与我国沙漠化和沙尘暴的根治。 中国工程科学。2001年第10

  2. 陈昌礼:海水西调是我国西北可持续发展的需要, 中国工程科学。2003年第3

  3. 陈昌礼:海水西调是西部大开发的战略性基础工程。 中国工程科学。2003年第10

  4. Chen Changli: Introducing sea-water from Bohai sea to west China .Engineering Sciences .2004.jun.No.2

5. Dust cloud from China cycles the Globe more than once . Nature Geoscience 2009 jul. 29

 

[返回]

 

 

 


未经中国高技术产业化研究会同意,不得转载本网站之所有信息及内容
中国高技术产业化研究会版权所有©2000-2001